晋国

(周代诸侯国)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晋国(前1033年—前376年),周朝诸侯国,周初被周天子封为侯爵姬姓晋氏 [1-2]  ,首任国君唐叔虞周武王姬发之子,周成王姬诵之弟。 [3]  国号初为唐,唐叔虞之子燮即位后改为晋。被左丘明的《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国语·郑语》和司马迁的《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共同评价为春秋四强国之一。 [4-7] 
晋国在晋献公时期崛起,“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8]  晋文公继位后在城濮之战中大败楚国,一战而霸。晋襄公时期先后在肴之战彭衙之战中大败秦国,继其父为中原霸主晋景公时,晋国在邲之战中败给老对手楚国,转而经略北方,在鞌之战中大败齐国后,又在晋伐蔡攻楚破沈之战中攻入楚国本土 [9] 晋厉公继位后连败秦、狄,并在鄢陵之战再败楚国,复霸天下。晋悼公时国势鼎盛,军治万乘,独霸中原,达到晋国霸业的巅峰。 [10] 
晋平公以后,晋国范、中行、、韩、赵、魏六卿之间斗争激烈。晋定公时,范、中行两家首先败亡。公元前453年,韩、赵、魏三家共灭智氏,晋国已被三家瓜分。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册封韩、赵、魏为诸侯,史称“三家分晋”。前376年,末任晋侯晋静公被废为庶民,晋国覆灭。 [11-13] 
晋国鼎盛时期,地域囊括今山西省全部、陕西省东部与北部、河北省中部与南部河南省西部和北部、山东西北部与内蒙一部的广大地区 [14]  。甚至学者全祖望春秋五霸时,晋国占四席,分别是晋文公晋襄公晋景公晋悼公 [10]  [15-16] 
  • TA说
看到水淹晋阳城得意忘形的知伯说了一句话,于是历史就改写了。知伯说:“吾始不知水之可以亡人之国也,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中文名
晋国
外文名
Jin Principality
别    称
时    间
公元前1040年 ~ 公元前403年
帝    王
晋献公、晋文公、晋悼公等
都    城
唐、晋、绛、翼、侯马、曲沃等
主要城市
曲沃、晋阳、绛、新绛等
货    币
贝币、布币
所属时期
春秋战国
人口数量
400万
主要民族
华夏氏族集团、姜戎氏族
开创者
唐叔虞
名    人
介子推、师旷、骊姬、智瑶等

晋国国号

编辑
唐叔虞西周周武王姬发和王后邑姜(姜太公的女儿)之子,周成王姬诵之弟 [17] 
晋祠中的唐叔虞像 晋祠中的唐叔虞像 [3]
因受封于故唐尧故地,其国故初名为唐,其亦号唐叔虞。唐在黄河、汾河的东边。 [4]  至其子燮父继位徙治晋水,乃更国号为晋。一说因善射改名。 [2] 

晋国历史

编辑

晋国叔虞立国

参见:桐叶封弟
桐叶封弟 桐叶封弟
唐叔虞的母亲周武王王后邑姜,是姜太公的女儿,传说一天晚上邑姜梦见上天对周武王说:“我让你生个儿子,名叫虞,我把唐赐给他。”等到邑姜生下婴儿后一看,手掌心上果然写着“虞”字,就给儿子取名为虞。
周成王时,唐国发生内乱,周公灭了唐。一天,周成王和虞作游戏,周成王把一片桐树叶削成珪的形状送给虞说:“我用这个分封你。”史佚于是请求选择一个吉日封虞为诸侯。周成王说:“我和他开玩笑呢!”史佚说:“天子无戏言。只要说了,史官就应如实记载下来,按礼节完成它,并奏乐章歌咏它。”
周成王便把唐地封给虞。虞的儿子燮继位后改国号为晋。

晋国文侯勤王

晋文侯 晋文侯
公元前785年(晋穆侯二十七年),晋穆侯去世,弟弟殇叔自立为君,太子仇被迫逃亡。
公元前781年(晋殇叔四年),太子仇率人袭击殇叔自立为国君,这就是晋文侯
公元前771年(晋文侯十年),烽火戏诸侯之后,周平王继位,而此时周幽王的余党虢虢公翰又拥立周携王周平王周携王各自称王,周朝出现二王并立的情形。经过几次战乱的镐京早已残破不堪,周平王决定把都城迁到洛邑(今河南洛阳),但王室的力量实在太薄弱,无法独自完成迁都之举。晋文侯会同郑武公秦襄公卫武公合力勤王,共同护卫周平王完成东迁。
公元前750年(晋文侯二十一年),晋文侯杀死了周携王,结束周王室长达二十一年的二王并立局面,稳定了东周初年的局势。

晋国曲沃代翼

参考条目:曲沃代翼唇亡齿寒
曲沃代翼 曲沃代翼
公元前746年(晋文侯三十五年),晋文侯逝世,儿子晋昭侯即位。晋昭侯把曲沃封给叔叔成师,这就是曲沃桓叔。曲沃城比晋君的国都翼城还大,曲沃桓叔有了一个比国都还要大的城,这在当时明显违背了君臣礼仪,同时也表明在一定程度上曲沃桓叔威胁到了国君的地位。
公元前739年(晋昭侯七年),晋国大臣潘父杀了晋昭侯准备迎接曲沃桓叔入晋都为国君,曲沃桓叔也想趁机夺权,但翼城的人民反对曲沃桓叔并起兵抗击,曲沃桓叔败退曲沃。晋国人立晋昭侯的儿子姬平为晋君,即晋孝侯,晋孝侯诛杀了叛党潘父,稳定了局面。
公元前731年(晋孝侯八年),73岁的曲沃桓叔在壮志未酬的遗憾心情中死去,他的儿子曲沃庄伯继位。曲沃与翼城的斗争还在继续,随着血缘关系的日渐疏远,双方的斗争更加惨烈。
公元前725年(晋孝侯十五年),曲沃庄伯派人到翼城把晋孝侯暗杀了。晋国人在荀国等诸侯的援助下进行反击,曲沃庄伯退回曲沃。晋国人拥立了晋孝侯的儿子晋鄂侯
晋国早期图 晋国早期图
公元前718年(晋鄂侯七年),晋鄂侯去世,曲沃庄伯趁机攻打翼城。周平王派德高望重的虢国虢公率联军讨伐曲沃庄伯,曲沃庄伯逃回曲沃防守,晋人又拥立晋鄂侯儿子晋哀侯
公元前709年(晋哀侯八年),曲沃武公发兵攻打晋国并掳走了晋哀侯。晋人立晋小子侯为国君,此时曲沃越来越强大,已经与国君的实力不相上下了。
公元前706年(晋小子侯四年),晋小子侯被曲沃武公骗到了曲沃杀死。周桓王派虢仲讨伐曲沃武公,曲沃武公逃回曲沃,晋哀侯之弟姬缗被立为晋侯。
公元前679年(晋侯缗二十八年),曲沃武公攻打晋侯缗,一举将晋灭亡。为了得到周天子的承认,曲沃武公把晋国的宝贝全部用来贿赂周釐王,于是周釐王任命了曲沃武公为晋国君,居诸侯之列。自曲沃桓叔封曲沃,曲沃桓叔姬成叔一系彻底打败姬仇一系,夺得晋国正统地位 。

晋国骊姬乱晋

主条目:骊姬之乱
晋献公与骊姬 晋献公与骊姬
公元前669年(晋献公八年),为避免曲沃代翼的事件再次发生,晋献公把原晋国诸公子们全部诛杀,以“绛”为都城。
公元前672年(晋献公五年),晋献公攻打骊戎的时候得到骊姬,对她特别宠爱。晋献公想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就故意疏远三个有才能的儿子,命太子申生居住在曲沃,公子重耳居住在蒲城,公子夷吾居住在屈城。
公元前662年(晋献公十六年),晋献公建立二军,相继讨伐灭亡了霍国、魏国、耿国。把耿赐予赵夙,把魏赐予毕万,让他们成为大夫。
公元前657年(晋献公二十一年),骊姬陷害申生让晋献公误以为申生想害他,申生自杀。这时重耳、夷吾来朝见晋献公,得到消息后害怕殃及自己先后逃回封地。
公元前656年(晋献公二十二年),晋献公对重耳、夷吾的不辞而别十分不满,认为他们果真有阴谋,就派军队讨伐蒲城,重耳流亡。晋献公又派人讨伐屈,屈城人全力防守未被攻下。同年冬,晋国借道虞国灭亡虢国,虢公丑逃到了京师,晋军回头顺道袭击了虞国,俘虏了虞公及井伯、百里奚,晋献公把穆姬嫁给秦穆公结秦晋之好
公元前655年(晋献公二十三年),晋献公派贾华等人攻打屈城,夷吾逃至梁国
公元前652年(晋献公二十五年),晋军进攻翟国,翟国也在啮桑攻打晋国,晋国撤兵退回。骊姬的妹妹为献公生了悼子。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二十六年)九月,晋献公去世前托孤荀息,奚齐继位,里克、邳郑想接回重耳,十月在晋献公的葬礼上杀死了奚齐,荀息又立了卓子并安葬了晋献公。十一月,里克在朝堂上杀了卓子,荀息感觉对不起晋献公的嘱托,于是自杀以示道歉。里克等人派人到翟国准备迎回重耳,重耳拒绝了。夷吾想回晋,让郤芮用厚礼贿赂秦国,并约定以河西献给秦国。同时还写信诺封汾阳之城给里克,齐、秦国护送夷吾回到晋国继位,就是晋惠公

晋国秦晋生隙

公元前650年(晋惠公元年),晋惠公背弃诺言,没有割地给秦国,同时也不把汾阳城封给里克,并夺了他的权。四月晋惠公因重耳逃亡在外,生怕里克又扶植重耳,自己成为下一个奚齐,便指使郤芮带家丁刺杀里克,里克在走投无路下自杀。邳郑由于去秦国道歉没回来,幸免于难。晋惠公重新按礼仪改葬太子申生。邳郑在秦国听说里克被杀,就对秦穆公说是吕省郤称冀芮不愿意把河西给秦国,并建议秦国贿赂他们,赶走晋惠公,送重耳回晋。秦穆公答应了他,吕省、郤称、冀芮得知是邳郑的主意,派人杀死了邳郑及其党徒七舆大夫, 也因此晋国人都不再顺服晋惠公。邳郑的儿子豹逃到秦国,要求秦攻打晋国,秦穆公没有应允。
公元前649年(晋惠公二年),周天子派召公拜访晋惠公。晋惠公态度傲慢,召公对晋惠公讥笑了一番回洛阳王城复命。于是,晋惠公把周天子也得罪了。
公元前647年(晋惠公四年),晋国发生饥荒,向秦国乞求购买粮食,秦穆公答应。运粮船队从雍城到绛城接连不断,史称“泛舟之役”。 [18]  [19] 
公元前646年(晋惠公五年),秦国发生饥荒,向晋国请求购买粮食,晋惠公却趁机攻打秦国,秦穆公大怒,派兵攻打晋国。 [18] 
公元前645年(晋惠公六年),秦国攻打晋国。九月在韩城大战,结果晋国大败,晋惠公被俘。晋惠公的姐姐穆姬是秦穆公的夫人,穆姬穿着丧服向秦穆公求情,于是秦穆公于十一月把晋惠公给放回晋国。
公元前643年(晋惠公八年)让晋国的太子圉到秦当质子,晋惠公的女儿妾在秦国作侍女。 [20] 
公元前641年(晋惠公十年),秦国灭梁国。梁国曾是晋惠公避难的地方,也是太子母亲的母国。
晋文公重耳 晋文公重耳
公元前638年(晋惠公十三年),晋惠公病重,太子圉担忧继承权旁落,遂逃回晋国。 [21] 
公元前637年(晋惠公十四年),秦穆公怨恨晋怀公不告而别,就寻找流亡多年的重耳,重耳到了秦国,秦穆公把同宗的五个女子嫁给重耳。同年九月,晋惠公去世,太子圉继位,是为晋怀公。晋怀公畏惧重耳回国夺权,遂下令重耳的外祖父狐突召回两个儿子狐毛狐偃,意欲削弱重耳的势力。狐突看出晋怀公的地位不稳,说了一番大道理,就是拒不执行晋怀公的命令。晋怀公年轻气盛,杀了狐突。十一月安葬了晋惠公。
公元前636年(晋文公元年)正月,重耳在秦兵三千人的护送下,栾枝郤谷为内应,回到阔别二十年的晋国,二月入国都绛即位。晋怀公逃到高梁,不久被杀。

晋国晋文称霸

公元前636年(晋文公元年),三月晋文公在秦国帮助下平定吕省郤芮叛乱,修明政务,对百姓布施恩惠,赏赐随从和各位有功之臣,晋国国力渐渐好转。同年周王室发生王子带之乱
公元前635年(晋文公二年)春四月,晋文公听从赵衰“求霸莫如入王尊周”的意见,赶在秦师前面发兵迎回周襄王,杀死王子带,护送周襄王回到了周王城洛邑周襄王大为感动,把河内、阳樊两地赐给了晋国。
公元前633年(晋文公四年),楚成王和同盟诸侯包围了宋国,宋国请求晋国援助。晋国在被庐阅兵,晋文公始作三军、设六卿,使郤縠将中军,郤溱佐之;狐毛将上军,狐偃佐之;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 [22] 
公元前632年(晋文公五年)元月,晋国借援助宋国之机讨伐卫国、曹国。二月,晋文公与齐孝公在敛盂结盟。卫国人赶出卫成公讨好晋国,三月晋军攻下曹国都城。
晋文公与五贤 晋文公与五贤
公元前632年(晋文公五年)夏天,因晋文公流亡时,楚国对他有恩,晋军退避三舍,楚军也想撤退,楚将子玉不同意。晋文公与盟军驻扎于城濮,子玉依托郄陵险阻扎营,并有郑国陈国蔡国相助。双方在城濮开战,楚联军大败,子玉逃回楚国自杀。晋文公以周天子之命召集诸侯,与齐昭公、宋成公、鲁僖公、蔡庄侯、郑文公、卫叔武及莒子在践土(今河南原阳)会盟,诸侯朝见周襄王。
公元前631年(晋文公六年)夏,晋文公与王子虎、宋公孙固、齐国归父、陈辕涛涂、秦小子憖,会盟于翟泉(今河南孟津)。
公元前630年(晋文公七年),秦晋两国同围郑国,秦留兵守郑都后撤兵,晋国随后也撤兵。
公元前629年(晋文公九年)冬,晋文公去世,其子姬欢即位,是为晋襄公,同年郑伯也去世,秦国偷袭郑国。 [23] 

晋国襄灵续霸

晋襄公 晋襄公
公元前627年(晋襄公元年),晋文公刚刚去世,秦国便攻打晋国的同姓国郑国,秦灭滑,四月晋襄公穿着丧服从戎,晋秦发生崤之战,晋国打败秦国,晋襄公接霸中原。 [24]  同年八月,先轸决定攻打日渐嚣张的白翟,大败翟军并生俘翟人的国君。 [25]  同时晋国联合陈、郑讨伐许国。冬天,楚成王不甘将霸权交与晋国,出动大军征服陈国蔡国,进攻郑国,晋国于泜水之战大败楚国。 [26] 
公元前625年(晋襄公三年),秦国派孟明讨伐晋国,为在崤的失败复仇,夺取了汪邑,冬天,晋国攻打秦国,占取了汪地和彭衙。 [27] 
公元前624年(晋襄公四年),秦穆公派军攻打晋国,攻下晋国王宫,在崤山修筑了阵亡将士的坟墓离去。 [28] 
公元前623年(晋襄公五年),晋国攻打秦国,攻下新城,以报王官之役。 [29] 
公元前622年(晋襄公六年),赵衰栾枝先且居胥臣相继病逝。次年晋襄公在夷地阅兵,裁撤新上军、新下军,使狐射姑将中军,赵盾佐之。后晋襄公老师阳处父反对,遂改为赵盾将中军,狐射姑佐之。同时,赵盾从父亲赵衰那里继承晋国执政之位,于是赵盾成为晋国第一个同时担任军、政一把手的大臣,自此以后,晋国的中军将不仅仅只是军队最高首领,还是政府最高首领。 [30] 
公元前621年(晋襄公七年)八月,晋襄公逝世,晋灵公夷皋年幼,赵衰去世,赵盾掌权。十一月安葬晋襄公。
公元前620年(晋灵公元年),秦晋令狐之战,秦国败。同年,晋与齐、宋、卫、陈、郑、许、曹、鲁八国盟于扈邑,在这次由晋国主持的盟会中,执政赵盾全权代表晋灵公(晋灵公未参加盟会)与齐、宋、卫、陈、郑、许、曹、鲁八国国君在扈地结下盟约。尽管《左传》的作者用心良苦的把作为臣子的赵盾的名字放在各个诸侯之后,想以此来表明贵贱。但事与愿违,赵盾作为首个以臣子身份而主持诸侯会盟的人,实在是开创了先河,赵盾因此扬名列国。 [31] 
公元前617年(晋灵公四年),晋国攻打秦国,夺取少梁,秦国也夺取晋国的北征。
公元前615年(晋灵公六年),秦晋河曲之战 [32] 
公元前613年(晋灵公八年),周顷王去世,公卿争权,晋国平定周乱,拥周匡王即位,赵盾主盟,与六国的国君在宋地新城结盟,晋国持续控制中原诸侯。
公元前607年(晋灵公十四年),赵穿晋灵公,拥立晋襄公之弟公子黑臀即位,是为晋成公 [33] 
公元前606年(晋成公元年),晋伐郑。
公元前604年(晋成公三年),郑襄公即位,背楚向晋,楚伐郑,晋救。
公元前601年(晋成公六年),晋伐秦,俘将军赤。
公元前600年(晋成公七年),扈邑会集诸侯。晋伐陈,击败楚军。成公去世,子景公据即位。

晋国景公图霸

公元前597年(晋景公三年),楚庄王包围郑国,郑国向晋国求救。楚晋邲之战,郑国被楚国降服而惧怕楚国,反而帮助楚军进攻晋军,晋军大败,晋国开始经略北方。
公元前595年(晋景公五年),晋伐郑,楚救击败晋国。
公元前594年(晋景公六年),秦晋辅氏之战,晋将魏颗打败秦国。复黎国。
公元前593年(晋景公七年),晋国派随会灭亡了赤狄
公元前591年(晋景公九年),楚庄王去世。晋国讨伐齐国,齐国派太子到晋国做人质,晋军才停止进攻。
公元前589年(晋景公十一年)春,齐国讨伐鲁国,卫国鲁国向晋国求救。晋国和鲁国、卫国共同讨伐齐国,在鞌(今济南西北)大败齐国,齐顷公换上下属逢丑父的衣服仓皇逃跑。
公元前588年(晋景公十二年)冬,齐顷公至晋。
公元前587年(晋景公十三年),鲁成公朝晋,晋不礼。鲁背晋,晋伐郑。
公元前586年(晋景公十四年),梁山崩。
公元前584年(晋景公十六年),吴、晋两国开始有交往,约定讨伐楚国。
公元前582年(晋景公十八年),下宫之难,晋国杀死了赵同赵括,并灭亡了他们的家族。
公元前581年(景公十九年)的夏季,景公病重,立太子寿曼做国君,这就是厉公。一个月后,景公逝世。

晋国独霸中原

公元前580年(厉公元年),秦晋黄河会盟。
公元前578年(晋厉公三年)四月,晋厉公派大夫吕相谴责秦国,与秦国断绝外交关系。[6]并联合齐、鲁、宋、卫、郑、曹、邾、滕等国讨伐秦国。联军到达泾河后,在麻隧(今陕西泾阳西南)与秦军交战,大败秦军,俘虏秦军大将成差。
公元前576年(晋厉公五年),郤锜郤犨郤至向晋厉公进谗言陷害伯宗,晋厉公于是杀了伯宗。伯宗因喜欢直言进谏而遭此横祸。晋国人因此不亲附晋厉公。
公元前575年(晋厉公六年)春,郑国背叛晋国而与楚国结盟,晋国讨伐楚郑,于六月鄢陵之战中大败楚国并俘获了楚王子茷,楚共王也被射瞎一只眼睛。晋国从此威震诸侯,想要号令天下谋取霸权。
公元前573年(晋厉公八年),晋厉公想以亲信取代卿族的职务,栾书借机陷害郤至,十二月壬午日晋厉公派亲信胥童带兵袭杀了三郤,胥童借机劫持了卿族栾书、中行偃,请求晋厉公杀掉他们免除后患,晋厉公不忍,把他们都放了。
公元前573年(晋厉公九年)栾书、中行偃杀死了晋厉公。二月迎公子悼公周继位。
晋悼公继位,开展晋悼公新政,一时间霸业复兴。秋伐郑胜。
公元前563年(晋悼公九年)春,晋、吴国君首次接洽,从“北—东北—东”三方形成对楚国的包围网,给予楚国以极大的震撼与威胁。自文襄,经灵成,至景厉,晋国霸业达到顶峰。
公元前559(晋悼公十四年),晋国讨伐秦国,把秦军打得大败,直到棫林才离去。
公元前558年(悼公十五年)冬,晋悼公去世,子平公彪继位。
公元前557年(晋平公元年),晋国攻打楚国,两军战于湛阪(今平顶山),楚师受挫败退。晋军攻至楚长城,取城外诸城邑后,回军攻许。晋胜楚后,又多次联吴国伐楚,使楚腹背受敌,再无力与晋扰争。同年,晋国与齐国在靡下交战,晋国包围了临淄(今山东淄博),烧光了外城内的房屋,杀光了外城内的军民后离去。
公元前552年(晋平公六年),鲁襄公朝拜晋国。
公元前550年(晋平公八年),齐庄公暗中派遣栾逞到曲沃,并以兵跟随在后。齐兵上了太行山,栾逞在曲沃内造反,袭击绛城。绛城没有防备,晋平公被逼的想自杀,范献子制止了他并带领自己部下反击栾逞,栾逞败回曲沃。曲沃人攻击栾逞,栾逞战死,曲沃人灭了栾氏家族。齐庄公听说栾逞失败,在返回齐国时攻取晋国的朝歌才离去,以报复临淄之役的大仇。[9]
公元前548年(晋平公十年),晋伐齐。
公元前546年(晋平公十二年),为消弭战争,宋国执政华元向戌两次召集晋、楚两国在宋会盟,晋、楚、齐、秦等十七国响应,此后五年,中原各国无战争,晋因国内六卿专权,互相争斗,不得已对外罢兵,晋楚争霸就此结束。
公元前536年(晋平公二十二年),晋伐燕。
公元前532年(晋平公二十六年),晋平公去世,其子夷继位,是为晋昭公

晋国卿族势大

参考词条:六卿
六卿势力范围 六卿势力范围
晋国在称霸的过程中,卿族势力不断增大,甚至威胁了国君的统治,先有赵盾弑晋灵公,后有晋厉公灭三郤,栾书、中行偃弑晋厉公,卿族之间也是明争暗斗、相互攻伐。
公元前544年(晋悼公十四年),吴国延陵季子出使晋国,与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谈话,事后说:“晋国的政权,终于要落在这三家手中。”
公元前526年(晋昭公六年),晋昭公去世,子晋顷公夷即位,晋国六卿更加强大,以至于周景王逝世后晋国六卿平息了周王室内乱,立了周敬王
公元前517年(晋顷公九年),鲁国权臣季氏驱逐了国君昭公,鲁昭公逃居晋国乾侯。
公元前514年(晋顷公十二年),晋国公族祁傒的孙子与卿族羊舌肸的儿子在晋君面前互相诋毁,六卿想削弱国君的力量,便依照刑法杀死了祁傒家族,把他们的封邑划分为十个县,各自让自己的儿子去做大夫,晋君的实力更加弱小了。
公元前512年(晋顷公十四年),晋顷公去世,子定公午继位。
公元前497年(晋定公十五年),赵鞅欲将卫贡500户良民从邯郸迁到晋阳,邯郸大夫赵午不同意,赵鞅想杀死赵午,赵午和中行寅、范吉射攻打赵鞅,赵鞅败逃晋阳防守,晋定公包围了晋阳。荀栎、韩不信、魏侈与范去射、中行寅有仇,就调军队攻打他们,范去射、中行寅反叛,晋军转过头平叛并获胜,范去射、中行寅逃到朝歌据城自保。韩不信、魏侈替赵鞅向晋君道歉,晋君赦免了赵鞅,恢复了他的地位。
公元前490年(晋定公二十二年),范吉射、中行氏逃到了齐国。
公元前475年(晋定公三十七年),定公卒,子出公凿立。
公元前458年(晋出公十七年),知伯与赵鞅、韩不信、魏侈共同瓜分了范吉射、中行寅的领地,晋出公很生气,求告齐国、鲁国,想借机讨伐四卿,四卿于是反击攻打晋出公,晋出公在逃亡齐国的半路上死去。知伯立昭公的曾孙姬骄做了晋君,即晋哀公。晋国的政务全部由知伯决定,知伯借机占有了范吉射、中行寅的领地,在六卿中变得最强大。
公元前453年(晋哀公四年),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杀死了智伯,吞并了他的全部土地。
公元前434年(晋哀公十八年),子幽公柳立。

晋国三家分晋

参见:三家分晋
三家分晋连环画 三家分晋连环画
公元前433年(晋幽公元年),晋公室仅剩下绛、曲沃两邑作为奉祀的地方,晋国所有领土全部入了韩、赵、魏三家之手,晋幽公反而要去朝见韩、赵、魏三家。
公元前416年(晋幽公十八年),晋幽公淫妇人,夜窃出邑中,被盗所杀。晋幽公死后,魏文侯以兵诛晋乱,立晋幽公的儿子公子止,为国君,是为晋烈公
晋烈公十二年(前404年),晋烈公会诸侯于任,晋师大败齐师,晋烈公献齐俘馘于周王,遂以齐康公鲁穆公宋休公卫慎公郑繻公朝周王。
公元前403年(晋烈公十三年),周威烈王赐封赵国、韩国、魏国,从名义上承认了赵、魏、韩的诸侯地位,晋国名存实亡。 [34] 
公元前389年,(烈公二十七年)烈公死。子孝公颀继位。
公元前378年(孝公十七年),孝公死,子静公俱酒继位。
公元前376年(晋静公二年),赵、韩、魏瓜分了公室仅存的土地,废晋静公为平民,晋国最终灭亡。 [11-13]  [16] 

晋国疆域

编辑

晋国统治范围

春秋时期地图 春秋时期地图
从地域上来说,晋国疆域变化极大,叔虞受封于唐时,其领地仅“河汾之东方百里” [35]  ,晋大夫郭偃说:“今晋国之方,偏侯也,其土又小,大国在侧”。
晋武公在位时晋国的疆域开始扩张进程,先攻灭了荀国。并翼之后又攻灭了董国贾国杨国,晋献公时期“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西有河西,与秦接境,北边翟,东至河内” [36]  ,黄河中游皆为晋国所有,为文公争霸奠定了基础。
晋文公时受赐周畿的阳樊、温、原、州、陉、浠、沮、攒茅等邑。又经灵、成、景、厉、悼五代的开拓,其版图最终形成了包括今山西省全部、陕西省东部与北部、河北省中部与南部河南省西部与北部、山东西北部与内蒙古一部的广大地区。

晋国行政区划

晋国早期的地方行政为两种。“都”是指有宗庙的城市,没有宗庙的都称为邑。随晋国土地的不断增长,到春秋初期又兴起一种名为“县”的行政单位。县是通过灭亡其他小国而形成的,国君将其封给大夫作为世袭的封地,属于军政合一的单位。随着灭国的增加,使县比都和邑发展的得更快。由于公室的衰微和世卿家族的兴起,卿大夫们不断兼并公室的领地,到晋悼公以后,连旧都绛也被置为县了。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自大县中分出的小县。晋国的县不同于楚国,其长官叫做县大夫,也是可以世袭的,其权力几乎和普通的邑大夫没有区别。
据《中国行政区划史·总论·先秦卷》中的晋县考的考证,晋县最早为晋武公时所设的荀县,再有事晋献公时的耿、魏两县,其余各县则为晋文公、晋灵公、晋平公和晋顷公时所置。这些县主要分布在黄河与汾河流域。 [37] 

晋国政治

编辑

晋国国都

晋的国都见诸于史的先后有唐、翼、绛、新绛等名字。唐叔虞受封时的都城在唐。春秋史籍《左传》最早记载的晋都是翼。翼、绛之间的关系存在一定争议,根据考古报告,唐和翼可能是一座城市,但翼、绛也可能只是一个城市的不同名称。《西周封考国疑》则认为国都自唐叔虞始封到晋侯缗时一直在翼,晋献公时才迁都绛。公元前585年(晋景公十五年),晋景公迁都于绛山之北汾河浍河会合处的新田,称之为新绛,晋国最后的都城在屯留。
曲沃是晋国重要的城市,在晋国分裂时期是曲沃侯的都城,曲沃代晋后,武公在当地建造宗庙,做为祭祀历任国君的地方。 [38] 

晋国官制

参见:五军晋国六卿
晋文公以前的官职有司徒司空司马太师太傅。司徒在西周时为执政,后因晋僖侯名为司徒,为避讳便被废置。司空为掌管军法的官员,司空则主要管理军营和后勤。晋文公以后,晋国实行的是军政合一的制度,晋文公设卿,卿又称将军,他既是文职,也是三军的长官。六卿也称六正或六将军,其中中军长官为众卿之长,称为正卿中军将或者元帅
卿之下的官职又通称大夫,大夫也分上、中、下三种,并可以其司职而存在其他名称。司空在西周本属三公之一,卿制出现后,反倒成为了卿的手下,成为专司制造和刑法的大夫。
在教育方面,国君会委派一个大夫为太子的老师,称之为,或太傅太师师保等。在地方行政区划方面,其长官通称邑大夫或县大夫。
晋国执掌刑法的大夫又称士、理或司寇。六卿中的士氏(后称范氏)也是以职务为氏。晋国的司寇士氏是世掌刑律的家族。由于晋在春秋时为诸侯盟主,司寇也会常为诸侯判案,有时连王室也会请士氏帮忙。
管理宗族事务与典籍的大夫一般叫做祝、宗、卜、史等。祝主要为祈福和禳灾。宗也称宗人,主要是管理国君的卿大夫的家庭事务。史则为记事书言,也兼观察天象和整理宗族资料。史官中还有一个分支,称为卜,是专事占卜一事。而专门管理和整理收藏典籍的史官又叫做籍。
晋国司职音职的大夫称之为“师”。而外交方面的人才,又通称“行李”或“行人”,因为重要的会盟和朝聘活动都是由国君或卿大夫亲自参加,故而行人主要是处理一般性质的外交活动。
根据周制,诸侯的亲卫军称做“公乘”和“公行”。其主管呼为“七舆大夫”,春秋后期,由于国君势衰,七舆大夫遂不见于史。 [38] 

晋国法制

参见:宗法
宗法制度是周朝封建制的基础。宗法规定,国君的继承者必须是嫡长子,其余的儿子都称为别子。别子要另立宗族,并做为宗族的始祖。别子的宗族也是由嫡长子继承,称之为大宗,其余的儿子要新立为小宗
曲沃代翼与晋献公时的尽除公族和骊姬之乱后,破坏了传统的宗法制度,使得宗法制在晋国无法完全贯彻。晋武公以后的国君只尊始祖唐叔虞为祖,晋武公为宗,而唐叔至武公之间的各代君主都不再接受祭祀。晋献公以后,嫡长子继承制度也有所松动。晋惠公、晋文公、晋成公、晋悼公都是以庶子的身份继位,由于宗法约束力的下降,令礼的影响也有所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法制。
公元前633年(晋文公四年),晋文公作“执秩之法”。晋襄公去世后,赵盾将晋文公所作的法制修改为“赵宣子之法”,其目的是为保持私家族的利益。晋景公不满赵氏专权,特命士会到王室学习周礼,回国后,依周礼制定了“范武子之法”,这部法律旨在加公室而抵制卿族势力。不久,晋景公就依这部法律诛赵氏。晋悼公时期,为表示友好,令士渥浊修改范武子之法,以缓和公室和卿族的关系。这五部法律内容都十分庞杂,类似于现代的宪法。
春秋后期,晋的卿族十分强横,在消灭栾氏后,六卿执政的局面已经形成。为了保持自身的权益,和打压公室。执政正卿范宣子将刑法从总法用分出,单独而成“范宣子刑书”,这部法律废除了贵族特权。起初,这部刑法只是私藏于府,并没有公开。待到四十年后的公元前513年(晋顷公十三年),六卿家族已经不能相容,赵鞅荀寅才首次于大鼎上刻上这部刑书。 [38] 

晋国联姻

参见:秦晋之好
晋为姬姓国,是黄帝的后裔,有和姜姓通婚的传统。晋的始封君唐叔虞的母亲邑姜便是姜太公的女儿,后代国君也常娶姜姓女子为妻。晋文侯的母亲和夫人都出于姜姓;晋武公的妾为齐姜,晋献公继位后又娶她为妻并生穆姬和太子申生;晋文公流亡齐国后,齐桓公将女儿嫁给他;后期的晋平公也多次娶齐女。
因地处北方,其境和戎狄连接。从晋献公即位后打破了“同姓不婚”的规则,先娶同姓贾国女子,后又娶狐氏女子,生晋文公;晋平公在位期间,其宫中就有四名姬姓女子。不仅于此,晋国还大量和狄人通婚,晋献公所娶的大戎狐姬和骊姬都是姬姓戎女,之后的国君和卿大夫也常与戎人通婚。
秦穆公为与中原友好,向晋献公求婚,晋献公就把大女儿嫁给了他。骊姬之乱后夷吾得到姐夫秦穆公的帮助,做了晋国国君。但是不久夷吾就与秦国失和,发兵攻打秦国,终遭惨败,还叫儿子公子圉到秦国做人质,秦穆公为了笼络公子圉,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后来公子圉听说自己的父亲病了,外公家又被秦国灭亡,害怕国君的位置会被传给别人,跑回了晋国。秦穆公立即决定要帮助重耳当上晋国国君,把逃到楚国的重耳接过来,还要把女儿改嫁给他,重耳在秦穆公的帮助下当上了晋君,成为有名的的晋文公。因此秦晋之好代表的是一种政治上的联姻,是国家之间的联合。 [38] 

晋国军事

编辑
参见:三军晋国六卿
周朝的军制是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次等诸侯国二军,小国则只有一军。曲沃庄伯时期获周厘王命为侯,拥有一军。晋献公时期,开始作二军。晋文公作三军制。之后又于清原新增新上军和新下军,使军制扩充为五军。晋襄公时,又恢复为三军制。晋厉公时又扩充为六军。晋悼公再度恢复为三军,至此晋国一直保持三军制。三军的长官是由执政担任,每一军都有一将一佐。其中以中军将为最高军事长官,同时也是执政正卿。
在晋文公以前,军队的最高统帅是国君,每逢战事,国君多会亲自迎战,为国君驾车的人立于战车之左,称之为“御戎”;国君本人居中,主要指挥军队;在国君右边,还会有一名“戎右”执长兵器打击敌方战车。从城濮之战后,国君一般不会亲自出战了,而是由正卿取而代之。
晋国的军队又分车兵和徙(步)兵两种。车战是春秋时期主要的作战方式,晋国的车兵皆为甲士。甲士,也称为士。他们都是国人组成,国人都居于国都周围,是下层贵族的一种。士的职责就是“执干戈以卫社稷”,由于是子孙相继的世袭军人,所以他们不会直接参与农作。士在出征时需要自带装备和补给,并会用数名家丁做后勤。
车兵虽为晋的主要武装力量,但由于甲车耗费甚大,而甲士人数有限,为了扩展军力,不得不征集庶人入伍,称之为卒伍。庶人本是自由耕种的农民,他们农时要自己耕作,闲时则应征入伍,作为徒兵或做杂役。
由于位处北方,为了与戎狄对抗,晋献公时一度设置步兵,当初仅左、右二行晋。晋文公时形成中、右、左三行,后将三行改制为上、下两新军。之后,晋便再也没有设置过步兵了。 [39] 

晋国经济

编辑

晋国农业

晋国为善农的周人所建,周人的祖先是后稷,其善播百谷,由于西周时代的晋国地域狭小,发展不大。至晋文公时代,由于领地的不断扩张,以及诸侯霸主的地位获得了大量贡赋,令境内农业规模迅速发展和繁荣起来。
据《世本》记载,古人最早使用的农业工具是)。由于技术的革新,到商周之际,改以青铜所制造,耒则演变成为。最初,人们还只是用人力来挽犁,在春秋中后期晋国早出现了耕。六卿中的范氏和中行氏在政治较量中失势后,其原用作祭祀的牲牛也被迫成为从事农耕的役畜。春秋后,当时的主要农具还有锄,除此之外,晋国所见的农具还有镢和夯锤。 [40] 

晋国土地

参见:井田制
古代耕田图 古代耕田图
晋国将土地划分成若干份邑和县分给公室和各级贵族。这些封地又会分为两部分,一半是为公田,由拥有者派出人员经营;另一半则由庶民耕种,称之为私田或份地。从春秋后期开始,由于社会的变革,大量的公田都无人耕种,传统的制度便逐渐被改变。拥有土地的卿大夫们一反原本单一的亩制,纷纷自行规定亩制,将公田分给普通人民,再依私田的方式收税,这也是春秋战国之交的一大变革。 [38] 

晋国商业

在春秋早期之前,实行的是“工商食官”,商人工人都属于政府管理,并且是一种世袭的制度,居住于市井之中,不得随意改变职业和迁徙。春秋以后,已经开始出现私营商业,那些成功的商人的政治地位也较高,能像外交人员一样到处活动。商业的发展对旧有制度的冲突也是巨大的。其中最为突出的便为土地成为了商品。晋悼公时期的魏绛劝悼公与北戎谈和的建议中就一条是“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到三家分晋之际,则又出现了私人间的封地交易。 [38] 

晋国手工业

晋文公实行“工商食官”的政策,手工业由官营为主,其主管为大司空。政府直接控制手工业的生产,而工人则是以世袭的方式来传承。官营的手工业以生产兵器、战车、铠甲等战争用具和社会上层必需的礼器、食品、服饰和钱币为主。而建筑领域则以庶人为主体,再辅之专业的工匠。
除官营的外,晋国还存在着由势大贵族私营的手工业,通用于其家族来建宗庙和铸祭器。贵族掌握的手工业虽然在性质上与国营的手工业相差无几,但不可以称为“官营”。此外则还有民间以家庭为单位的手工业生产,主要是种桑采麻与养蚕织帛。到春秋后期,社会继续变革,伴随贵族私营手工业兴起的则是官营手工业的衰落。于是晋悼公实行“公无禁利”的政策,从此庶人也可以弃家从工,到战国初期便有了以盐铁致富的工场主。
战国的《考工记》所载的手工业有三十余个工种,自文献与出土文物来看,晋国的手工业是分为金属冶炼、纺织染色、制革、制陶、车船、制盐、营业和玉石漆器加工八种。 [38] 

晋国货币

参见:布币
布币 布币
晋国使用的货币主要为海贝布币。贝的单位为“朋”,一般要十枚贝为一朋。由于贝产于海滨,处于内地原晋国并不易获得,随着经济的发展,货币的流通量也增多,海贝已经供应不足了。于是改用骨或仿制成贝的形状。另一种布币实际就是种名叫铲的农具,西周时又称之为钱或镈。 [38] 

晋国文化

编辑

晋国哲学与宗教

周朝实行“以德配天”的“天命观”思想,这也是晋国在西周时期的主要意识形态。唐叔虞受封不久,在晋国发现了一种“异亩同颖”的嘉禾,便将它献给周成王,周成王又要他转交给周公,周公特作《嘉禾》以示上天对周朝的眷顾。 [41]  晋文侯之后的晋国分裂时期,由于内战的频繁,令普通人民对“天命观”产生了动摇,他们不再相信变化无常的上天。在《诗经·唐风》中有一首《鸨羽》就提出了“悠悠葵,曷其有常”的疑问。于是原本的“敬天保民”思想向着“重民”转变。重民思想在春秋后期进一步发展为“爱民”,大臣师旷就劝谏平公要懂得节制和减轻国民的负担,这样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而在与世卿的斗争中占得优势。
晋国深信占卜,并有“卜”、“筮”、“占星”、“原梦”、“看相”和“音兆”等多种形式,其中又以最为常见。《左传》所载的各国卜筮活动约八十多次,而晋国就占去一大半。晋献公欲伐骊戎,就先后运用卜和筮两种方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卜筮在春秋后期已沦为一种形式,人的意志已盖过“神”的意志。赵鞅在同范氏、齐、郑联军作战之前占卜,便出的结果是不吉,但他甘愿违卜作战;另一次在攻打卫国时,形势对己方不利,他就以占卜不吉为由班师回国。 [38]  [42] 

晋国文字

晋国
侯马盟书 侯马盟书
所使用的文字多见于甲骨、青铜器、陶器和货币等材料上,其中以春秋时的作品最为常见。从山西洪洞出土的春秋晚期甲骨中的文字笔画纤细,与殷墟发现的商朝甲骨文的字体不同,而和春秋战国时的青铜铭文接近。
出土的晋国的盟誓载书,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侯马盟书》,这批盟书都是由毛笔用朱红墨水写就于玉石片上,从书中娴熟的笔法可看出笔墨在当时已使用了很长时间,其文字的整体风格一致,字形和楚国文字相似。
从《左传》的记载还可看出当时的人们已经初步形成文字学,师服所说的“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和史赵的“亥有二首六身”都被认为是对文字的研究。 [38] 

晋国史学

晋国的史书称《乘》。世掌典籍的大夫家族称为“籍氏”。而太史则主要记载言行,其中较为知名的人有董狐,时称“良史”。当时史与籍有所不同,分司记载和收藏。《乘》在战国初期还存在,诸子典籍也多有引用,但晋乘中的记载不见于孔子所删采的《春秋》。秦始皇统一天下后,《晋乘》被视为“百国春秋”而被付之一炬。而汉武帝之后,又罢百家,尊儒术,《晋乘》从此散佚。现存的《晋乘》四十二则是为后人偶获,每则只记一事,并且不记年月,都为晋文公时期的事迹,内容多为采自《韩非子》等书。
由于史官司职不同,在春秋时发展出以记言为主的题材。《国语》就是本记言的史书,其中的《晋语》有九篇,占全书的二分之一。
史官另一个重要职责是整理的记录国君及贵族阶级的世系,六卿中知氏的成员知果预言家族将灭,就在太史处登记,从知氏中分出,新立辅氏。后知氏被灭,辅氏得以幸免。另一方面,卿大夫家族也有自己的私人史官,主要记载自家家史,战国成书的《世本》就多数引用了家史。 [38] 

晋国天文和历法

参见:夏历
早在西周时期,晋国就对行星的运动及二十八星宿有所了解。《诗经·国风·唐风·绸缪》中就出现了“三星在天”、“三星在隅”等记载,这当中的三星即是指参星。卜官还会依据星域中的异常来推测其对应国家的吉祥,这就是占星术
晋使用夏历,夏历正月为建寅之月,相比周历,其在农物方面更加科学。当时虽还未形成“二十四节气”,已知晋国人是用“分”、“至”、“启”、“闭”八个节气来对应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立春、立夏、立秋和立冬。发源于商朝的干支纪日法在晋国已经非常普及,广泛运用于社会各阶层。 [38] 

晋国数学

珠算的前身“”在春秋时的晋国也获得广泛运用,晋平公时期,其母晋悼夫人赐予参加修筑杞国城墻的工人酒饭,绛县一位没有儿子而只好亲自去建城的老人也参加了酒席。有人怀疑他的年纪,老人以干支纪日做答:“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官吏将答案回馈到朝廷,师旷、史赵和士文伯根据一年约等于个甲子心算出答案,师旷认为是“七十三年矣”,史赵采用的实际就是筹算。
公元前510年(晋定公二年),晋国联合诸侯大夫为王室修缮成周,晋国士弥牟主持。士弥牟在修建过程过不仅进行土方计算,而且还运用物理学中的求功原理,并连同工程所需的材料和工人口粮都一一列出,交给各个诸侯工程队。从这项工程可看出当时的人们在建筑工程运筹方面的成就,这也是先秦土木工程的一大杰作。 [42] 

晋国医学

由于传统天命观和巫术的普及,以至晋国在医学方面的成就并不出色,国君或大臣生病通常是请其他诸侯国的医生帮助。晋景公病重期间,首先是请桑田巫进行驱疠祈福,在他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请秦国的医缓来医治,病入膏肓的晋景公终因错失医治良机而去世;后来晋平公生病,仍然是先采用占卜的方式,最后才又向秦国求医。秦国派医和前来医治,直言是因纵欲所致。直到春秋末期,晋国才摆脱巫术对医学的干涉。赵鞅生病后,下属直接请扁鹊来治疗,三天后就已康复。
晋国虽因巫术的盛行阻碍了医学和发展,但在药物的运用、常见疾病的预防与治疗以及人体健康和环境之间的关系仍有了解。晋景公原本想迁都到郇瑕之地,大夫韩厥认为当地“土薄水浅”居住在那种地方容易患上风湿和关节炎之类的病症。在他的建议下,晋景公最终改迁于“土厚水深、居之不疾”的新田 [38] 

晋国药物学

骊姬之乱时,骊姬欲谋害太子申生,暗中在申生祭祀的食物中放入和堇,这两种剧毒之物导致“祭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令晋献公对申生大为不满。此外,晋国在药量方面也有经验。晋文公令医衍毒杀卫成公时,医衍因接受成公大臣卫宁俞的贿赂,便减小药量,终令成公能保全性命。不仅于此,当时还懂得了用偏方治病。赵鞅家臣胥渠的病情需要食用骡肝才可以痊愈,赵鞅杀掉自己的白骡作药方为他医治,最终取得显著疗效。 [38] 

晋国诗歌

《诗经·国风》中收有的晋国民歌都集结于魏风和唐风。在“十五国风”里,晋地占有其二。其中《魏风》有七篇,分别是:《葛屦》、《汾沮洳》、《园有桃》、《陟岵》、《十亩之间》、《伐檀》、《硕鼠》;《唐风》为十二篇:《蟋蟀》、《山有枢》、《扬之水》、《椒卿》、《绸缪》、《杕杜》、《羔裘》、《鸨羽》、《无衣》、《有杕之杜》、《葛生》和《采苓》。以上诗歌的内容丰富,题材也极广泛,在描写手法上采用铺陈、比、兴等多段手段。这些诗歌中,有的描述军队生活,如《伐檀》和《鸨羽》;有的描写普通农民的生活,如《十亩之间》和《采苓》;有些是反映新婚生活的爱情诗,如《绸缪》、《葛生》;而像《伐檀》与《硕鼠》则属于政治讽刺。此外还有许多不见于现存《诗经》的诗歌,常常被《左传》所引用。 [42] 

晋国音乐

参见:八音
晋国使用的乐器种类繁多,并按种类分为八音。分别是:金、石、丝、竹、匏、土、革、木。
由于晋国在春秋是霸主,对外活动甚多,所以备有一种规模庞大的乐工团队。同时因对外战争的胜利,战败方常以乐器、乐师为贿赂,其中以“郑卫新声”闻名的郑国就多次赂贿以大量的乐器和乐师。原本按周朝礼制,天子才可以享受一列八人的舞蹈、诸侯为一列六人、大夫则为四人一列。而到春秋后期,不止诸侯开始僭越用天子之礼,甚至连普通的卿大夫也能光明正大的使用八倄了。 [42] 
师旷作《阳春白雪》
师旷作《阳春白雪》(4张)
晋国还出现了师旷这位驰名列国的音乐家。《孟子·离娄上》中说:“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师旷还常将五行学说和五音六律相结合,用以劝导晋平公,《阳春白雪》也是师旷所作。 [43] 

晋国外交

编辑

晋国齐国

齐国是周朝的母舅之国,其始封君姜太公之女邑姜便是周武王王后,周成王和唐叔虞的母亲。在西周时,晋齐君主曾同担任周康王大臣。双方不仅是同僚,也经常通婚,申生和穆姬之母就是齐女;重耳流亡齐国期间娶齐姜。齐桓公去世后,齐国霸业衰落,从此进入到晋楚争霸时代。此后的齐国虽然为晋的盟国,但又欲挑战晋国的霸权,双方最终发生鞌之战,齐国战败。此战之后,身处海滨的齐国虽然表面亲晋,私下却极力扩张其在东方的势力。自晋平公以后,晋国内部卿大夫斗争激烈,齐国便开始以东方霸主自居,并多次与周边小国盟会。 [38] 

晋国秦国

秦国在东周才立国,晋献公时期,晋国向西用兵取骊戎之地后,两国领地有所接触。一方面两国长期通婚,成语“秦晋之好”就是形容双方的联姻。晋惠公、晋文公则是由因秦穆公的帮助才得以即位;另一方面,随着两国领土的扩张,也面临着冲突。晋文公去世后,一心求霸的秦穆公乘晋国国丧伐郑不成,被晋国先后在肴之战令狐之战中击败。两国自此由原本的友邦变成敌对,秦国开始联楚及勾结北狄来打击晋国。在晋景公和晋厉公时代,晋国多次被秦、楚合击。忍无可忍的晋厉公派吕相出使秦国,送出著名的吕相《绝秦书》为战书,联合齐、宋、卫、郑、曹、邾和滕共八国之师伐秦,在麻隧之战中大败秦国。秦经此一役,几世不振,元气大伤,从此不再对形成晋国西部威胁,到公元前547年(晋平公十一年)才在后子针的调解下恢复关系。 [38] 

晋国楚国

晋、楚在西周时也曾为同僚。春秋后,楚国积极向北扩张,两国因为利益经常发生战争。晋文公流亡时,在楚国受到过楚成王的礼遇,晋文公曾言如与楚国开战,将退避三舍以报 [44]  。直到楚国发兵攻宋,晋国便以救宋的名义同楚国交战,在城濮之战中打败楚国。晋国从此确立了霸权,原来亲楚的郑、鲁等国都选择了和晋国结盟。此后的百多年间,晋楚两国多数爆发大战,在《左传》记载的晋楚11次战争中,晋国赢了9次,楚国仅在楚庄王时期赢过2次;虽然晋国至少2次攻入楚国本土,但两国实力相差并不特别大,晋国同时要面对毗邻的西方秦国,北方狄戎和东方齐国,故而不能集中力量持续不断的打击楚国。在湛阪之战中再次攻入楚国本土,迫使楚国签订弭兵之盟 [45]  春秋后期,晋国内部的斗争激烈,无暇对外争霸,转而扶持南方的吴国从东侧攻破楚国。(详参见晋楚争霸 [46] 
由于晋楚长期对峙,双国那些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大夫或家族往往会选择逃往敌对国家,以保存自己,成语“楚材晋用”就是指楚国的人才为晋国所用的典故。比如晋国的伯宗被三郤所害后,其子伯州犁便逃往楚国为官;而仕晋的苗贲皇、申公巫臣原本都是楚臣,因为家族被灭或与权贵不睦才出走他国。 [38] 

晋国戎狄

环居晋周围的属于戎狄的部族有姜戎、骊戎、犬戎、伊洛之戎、陆浑之戎、东山皋落氏、潞氏、鲜虞、肥、鼓等。
  晋开国之初实行“和戎狄”策略,晋献公时开始伐狄扩张,同时也附之以和平结盟和联姻结亲等手段,如晋献公纳娶戎族两名女子为妻,生重耳与夷吾,又娶骊姬等。春秋以后,晋国不断并吞周围的诸侯小国与戎狄领地。戎狄除鲜虞所建的中山国以外,剩下都被晋国所灭。 [38] 
北戎
北戎是活动于今山西和河北北部,晋穆侯随周宣王伐条戎、奔戎并最终获胜。晋悼公时和诸戎狄,一度与晋国和谈并达成近三十年的和平。
白狄
白狄散布于今陕西的黄河沿岸一带,是曾摧毁西周的犬戎别部。白狄后来又分为鲜虞、肥和鼓三部,以鲜虞最强。晋国先后灭亡肥国鼓国晋厉公时鲜虞与晋国结盟。后来鲜虞建立的中山国,受到范鞅与卫国联军的攻打。中山国也曾参加了齐、鲁、卫三国攻晋的行动以救范氏、中行氏。战国以后,中山成为除战国七雄以外的北方强国。
赤狄
赤狄在晋献公时又称“东山皋落氏”,晋文公时对赤狄形成了包围之势。晋襄公以后,赤狄便分裂为潞氏甲氏留吁铎辰和啬咎如五部,其中以潞氏最强。晋成公将女儿伯姬嫁给潞氏君主潞子婴儿为夫人。由于婴儿性格懦弱,大臣鄷舒擅权,他不仅弄伤婴儿眼睛,还将伯姬杀害。晋景公时灭潞氏,又灭掉了赤狄余下四部。 [38] 
狐氏戎
狐氏戎与晋国的关系较好,晋文公的母亲大戎狐姬便是狐氏戎女子,狐突狐毛狐偃父子都在晋国为官,是晋文公、晋襄公时期有影响力的家族。
骊戎
骊戎位于今陕西临潼一带,跟晋国并不接壤,但晋献公即位的第五年就灭骊戎,取骊姬而归。
陆浑之戎
陆浑之戎原居于今甘肃敦煌一带,后东迁于伊川(河南嵩县)成为了晋国附庸,其后又分裂为姜戎和允戎。晋平公以后,陆浑之戎与楚国亲近,被晋所灭。 [38] 

晋国历任国君与中军将

编辑

晋国国君

称号姓名在位时间在位年数
唐叔虞姬虞前1033年-?
姬燮
晋武侯姬宁族
晋成侯姬服人
晋厉侯姬福 ?-前859年
晋靖侯姬宜臼前858年-前841年18年
姬司徒前840年-前823年18年
晋献侯
姬籍
前822年-前812年11年
晋穆侯姬费王前811年-前785年27年
晋殇叔姬伯殇前784年-前781年4年
晋文侯姬仇前780年-前746年35年
晋昭侯姬伯前745年-前740年6年
晋昭侯把曲沃封给晋文侯的弟弟桓叔,晋国分裂为曲沃
晋侯
(也称翼侯)
晋孝侯姬平前739年-前724年16年
晋鄂侯
姬郤
前723年-前718年6年
晋哀侯姬光前717年-前709年9年
晋小子侯姬小子前708年-前705年4年
晋侯缗姬缗前704年-前679年27年
曲沃伯曲沃桓叔姬成师前745年-前731年14年
曲沃庄伯姬鱓前730年-前716年15年
曲沃武公姬称前716年-前679年37年
曲沃武公统一晋国
姬称前679年-前677年2年
晋献公姬诡诸前676年-前651年26年
晋废公姬奚齐前651年1月
晋废公姬卓子前651年1月
晋惠公姬夷吾前650年-前637年14年
晋怀公姬圉前637年-前636年4月
晋文公姬重耳前636年-前628年9年
晋襄公姬欢前627年-前621年7年
晋灵公姬夷皋前620年-前607年14年
晋成公姬黑臀前606年-前601年7年
晋景公
姬据
前600年-前581年19年
晋厉公姬寿曼前580年-前573年8年
晋悼公
姬周
前572年-前558年15年
晋平公姬彪前557年-前532年26年
晋昭公姬夷前531年-前526年6年
晋顷公姬弃疾前525年-前512年14年
晋定公姬午前511年-前475年37年
姬凿前474年-前452年23年
姬骄前451年-前434年18年
晋幽公姬柳前433年-前416年18年
晋烈公姬止前415年-前389年27年
晋孝公姬颀前388年-前378年11年
晋静公姬俱酒前377年-前376年2年

晋国中军将军

名字谥号任职时间
郤縠前633年—前632年
先轸前632年—前627年
前627年—前622年
狐射姑前622年—前621年
赵盾赵宣子前621年—前601年
郤缺郤成子前601年—前597年
荀林父中行桓子前597年—前594年
士会范武子前594年—前592年
郤克郤献子前592年—前587年
栾书栾武子前587年—前573年
韩厥韩献子前573年—前566年
荀罃智武子前566年—前560年
荀偃中行献子前560年—前554年
士匄范宣子前554年—前548年
赵武赵文子前548年—前541年
韩起韩宣子前541年—前514年
魏舒魏献子前514年—前509年
士鞅范献子前509年—前501年
荀跞智文子前501年—前493年
赵鞅赵简子前493年—前475年
荀瑶智襄子
前475年—前453年
赵无恤赵襄子前453年—前425年
魏斯魏文侯前425年—前403年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 1.    孔颖达《左传正义》: 报之以土,谓封之以国名,以为之氏。诸侯之氏,则国名是也。
  • 2.    胡阿祥. 司马氏晋国号考说[J].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1999(3):122-126.
  • 3.    《史记·晋世家》:“晋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
  • 4.    《史记·晋世家》:“唐在黄河、汾河的东边,方圆一百里,所以叫唐叔虞,姓姬,字子于。”
  • 5.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赵孟曰:‘晋、楚、齐、秦,匹也。晋之不能于齐,犹楚之不能于秦也。楚君若能使秦君辱于敝邑,寡君敢不固请于齐?’壬申,左师复言于子木。子木使馹谒诸王,王曰:‘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
  • 6.    《国语·郑语》:“幽王八年而桓公为司徒,九年而王室始骚,十一年而毙。及平王之末,而秦、晋、齐、楚代兴,秦景、襄于是乎取周土,晋文侯于是乎定天子,齐庄、僖于是乎小伯,楚蚠冒于是乎始启濮。”
  • 7.    《史记·十二诸侯年表》:“齐、晋、秦、楚 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晋阻三河 ,齐负东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海迭兴,更为伯主, 文 武 所襃大封,皆威而服焉。”
  • 8.    《韩非子· 难三》曰:“献公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 9.    《左传·成公八年》记载:“晋栾书侵蔡,遂侵楚获申骊。楚师之还也,晋侵沈,获沈子揖初,从知、范、韩也。”
  • 10.    《鲒埼亭集外编》卷三十六:然则五霸之目究以谁当之?曰:齐一而晋四也,终晋之霸,由文襄至昭顷凡十君,然实止四世,文公垂老而得国,急於求霸,旣有成矣而围郑之役见欺於秦,此其所深恨也。幸襄公眞肖子足以继霸,自灵以後而始衰,成公以邲之败几失霸,至景公而复振,至厉公而又衰,中兴於悼,其规模赫然有先公风,平公以後至昭顷则无讥矣,故文也,襄也,景也,悼也。
  • 11.    杨宽.战国史料编年辑证.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 12.    方诗铭,王修龄.古本竹书纪年集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 13.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
  • 14.    晋国之脉(组图)  .网易[引用日期2016-03-11]
  • 15.    20160206 国之大事  .央视网[引用日期2017-01-06]
  • 16.    李学勤,主编.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中西书局,2011
  • 17.    李亚峰. 晋国人口知多少?[J]. 晋阳学刊, 2006(4):35-37.
  • 18.    《左传·僖公十四年》: 冬,秦饥,使乞籴于晋,晋人弗与。庆郑曰:「背施无亲,幸灾不仁,贪爱不祥,怒邻不义。四德皆失,何以守国?」虢射曰:「皮之不存,毛将安傅?」庆郑曰:「弃信背邻,患孰恤之?无信患作,失授必毙,是则然矣。」虢射曰:「无损于怨而厚于寇,不如勿与。」庆郑曰:「背施幸灾,民所弃也。近犹仇之,况怨敌乎?」弗听。退曰:「君其悔是哉!」
  • 19.    《左传·僖公十三年》: 冬,晋荐饥,使乞籴于秦。秦伯谓子桑:「与诸乎?」对曰:「重施而报,君将何求?重施而不报,其民必携,携而讨焉,无众必败。」谓百里:「与诸乎?」对曰:「天灾流行,国家代有,救灾恤邻,道也。行道有福。」   ぶ郑之子豹在秦,请伐晋。秦伯曰:「其君是恶,其民何罪?」秦于是乎输粟于晋,自雍及绛相继,命之曰泛舟之役。
  • 20.    《左传·僖公十七年》:夏,晋大子圉为质于秦,秦归河东而妻之。
  • 21.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晋大子圉为质于秦,将逃归,谓嬴氏曰:「与子归乎?」对曰:「子,晋大子,而辱于秦,子之欲归,不亦宜乎?寡君之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从子而归,弃君命也。不敢从,亦不敢言。」遂逃归。
  • 22.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于是乎蒐于被庐,作三军。谋元帅。赵衰曰:「郤縠可。臣亟闻其言矣,说礼乐而敦《诗》《书》。《诗》、《书》,义之府也。礼乐,德之则也。德义,利之本也。《夏书》曰:『赋纳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君其试之。」及使郤縠将中军,郤溱佐之;使狐偃将上军,让于狐毛,而佐之;命赵衰为卿,让于栾枝、先轸。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荀林父御戎,魏准为右。
  • 23.    《左传·僖公三十二年》:冬,晋文公卒。
  • 24.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 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肴,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 25.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狄伐晋,及箕。八月戊子,晋侯败狄于箕。郤缺获白狄子。先轸曰:「匹夫逞志于君而无讨,敢不自讨乎?」免胄入狄师,死焉。狄人归其元,面如生。
  • 26.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晋阳处父侵蔡,楚子上救之,与晋师夹泜而军。阳子患之,使谓子上曰:「吾闻之,文不犯顺,武不违敌。子若欲战,则吾退舍,子济而陈,迟速唯命,不然纾我。老师费财,亦无益也。」乃驾以待。子上欲涉,大孙伯曰:「不可。晋人无信,半涉而薄我,悔败何及,不如纾之。」乃退舍。阳子宣言曰:「楚师遁矣。」遂归。楚师亦归。大子商臣谮子上曰:「受晋赂而辟之,楚之耻也,罪莫大焉。」王杀子上。
  • 27.    《左传·文公二年》:二年春,秦孟明视帅师伐晋,以报肴之役。二月晋侯御之。先且居将中军,赵衰佐之。王官无地御戎,狐鞫居为右。甲子,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
  • 28.    《左传·文公三年》:秦伯伐晋,济河焚舟,取王官,及郊。晋人不出,遂自茅津济,封肴尸而还。
  • 29.    《左传·文公四年》:秋,晋侯伐秦,围刓、新城,以报王官之役。
  • 30.    《左传·文公六年》:六年春,晋蒐于夷,舍二军。使狐射姑将中军,赵盾佐之。阳处父至自温,改蒐于董,易中军。阳子,成季之属也,故党于赵氏,且谓赵盾能,曰:「使能,国之利也。」是以上之。宣子于是乎始为国政,制事典,正法罪。
  • 31.    《左传·文公七年》:秋八月,齐侯、宋公、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晋赵盾盟于扈,晋侯立故也。公后至,故不书所会。
  • 32.    《左传·文公十二年》:冬十有二戊午,晋人、秦人战于河曲。
  • 33.    《左传·宣公二年》: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皋。
  • 34.    《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烈公十九年,周威烈王赐赵、韩、魏皆命为诸侯。
  • 35.    《史记·晋世家》:“河汾之东方百里”。
  • 36.    《史记·晋世家》:“当此时,晋强,西有河西,与秦接境,北边翟, 东至河内。”
  • 37.    周振鹤.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  :先秦卷
  • 38.    李孟存.晋国史:山西古籍出版社 ,1999年
  • 39.    春秋时期晋国的军事制度  .中国社会科学网[引用日期2016-03-15]
  • 40.    晋国的农业.晋国的农业:山西师大学报,1985年
  • 41.    《史记卷三十三·鲁周公世家第三》天降祉福,唐叔得禾,异母同颖,献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餽周公于东土,作餽禾。周公既受命禾,嘉天子命,作嘉禾。东土以集,周公归报成王,乃为诗贻王,命之曰鸱鸮。王亦未敢训周公。
  • 42.    卫文华.晋国文化十八篇:延边大学出版社,2005年
  • 43.    《国宝档案》 20161125 乐圣师旷  .央视网[引用日期2016-12-10]
  • 44.    春秋晋公子重耳出亡至楚, 楚成王礼遇重耳,并问:“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重耳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於中原,其辟君三舍。”舍,军行三十里。后重耳返国执政, 晋楚城濮之战,晋军果“退三舍以辟之”。——《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僖公二十八年》
  • 45.    《左传·襄公十六年》“晋荀偃、栾□帅师伐楚,以报宋扬梁之役。楚公子格 帅师及晋师战于湛阪,楚师败绩。晋师遂侵方城之外,复伐许而还。”
  • 46.    钮先钟《历史与战略:中西军事史新论》在春秋时代的大部分时间当中,所谓霸业者都是靠晋国来维持。由于有晋国这样一个超级强国的存在(梁惠王说“晋国天下莫强焉”),所以北面可以阻止狄人的南侵,南面可以阻止楚人的北上,而西面也可以阻止秦人的东进(在那个时代秦经常是晋的同盟国而且只能以“遂霸西戎”为满足)。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