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韩美军

编辑 锁定
驻韩美军(英语:United States Forces Korea, USFK),是对美军派驻大韩民国陆海空军部队的统称,总部位于首尔的龙山基地 ,2018年6月迁至位于京畿道平泽基地的新总部大楼。 [1]  朝鲜战争时期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进入韩国参战,在战后美军并未撤离并且签订合约,于1954年起长期驻留。驻韩美军的总兵力曾经达到了32万人的规模 [2]  ,但是从1990年代开始随着冷战结束和美军重新编制,规模一直在被缩减。
自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后,驻韩美军就一直负责朝鲜半岛韩国一方军事分界线全线的警备任务。直到2004年,才将军事分界线警备任务移交给韩国。 [3] 
小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驻韩美军曾被大幅改编,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伦斯斐于2003年宣布重编首尔以北美军调动计划。驻韩美军目前总现有兵力约29,086人,驻韩美军司令官同时兼任联合国军驻韩司令官、韩美联合司令部分分彩不给提现司令。
驻韩美军的军费由美韩两国以双方签署的《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来分摊,根据2014年所达成的第9次《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2014年至2018年)。韩国分担总额为9200亿韩元。 [4]  2017年7月12日,指挥驻韩美军地面部队的美国陆军第8集团军司令部11日迁入京畿道平泽基地,为驻扎首尔龙山基地的60年历史画上句号。 [5]  2018年11月23日,据《南华早报》报道,美国司法部指控3家韩国公司操纵投标,从美国军方手中榨取超过1亿美元。 [6] 
中文名
驻韩美军
外文名
United States Forces Korea, USFK
存在时期
1957年7月1日至今
所属国家
美国
隶属于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现任指挥官
 罗伯特·艾布拉姆斯上将
地    址
京畿道平泽基地的新总部大楼

驻韩美军作战任务

编辑
负责对朝作战
驻韩美军的主要作战对象和作战任务是对朝作战; [2] 
组织对增援部队的接收和部署
朝鲜半岛一旦出现紧急情况,美国将根据作战计划向朝鲜半岛全面增援和部署大批部队以支持对朝作战,增援部队的接受、部署以及作战指挥将由驻韩美军司令部全面负责; [2] 
对驻韩美军和韩军实施联合作战指挥
根据《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的规定,战时美韩联合司令部根据两国协商制定的作战计划,通过所属各组成司令部,对驻韩美军和韩军实施联合作战分分彩不给提现指挥。分分彩不给提现通常情况下,美韩联合司令部对所属美韩部队只享有作战指挥权,其部队的行政管理等事宜仍由两军自行负责。平时,驻韩美军司令部受美太平洋司令部的指挥与控制,按既定计划组织实施驻韩美军或美韩联合举行的各种训练演习。战时,其指挥权纳入美韩联合作战体制,由美韩联合作战统帅机构直接指挥。 [2] 
美韩海军陆战队准将会谈 美韩海军陆战队准将会谈

驻韩美军主要部队

编辑
驻韩美军机械化步兵 驻韩美军机械化步兵
驻韩美军陆战队 驻韩美军陆战队

驻韩美军主要基地

编辑
1950年代的驻韩美军兵舍 1950年代的驻韩美军兵舍

驻韩美军已废除基地

群山空军基地里的美国空军士兵 群山空军基地里的美国空军士兵

驻韩美军区域划分

  • 第1区(Area I):红云营(USAG Red Cloud)
  • 第2区(Area II):龙山基地(USAG Yongsan)
  • 第3区(Area III):汉弗莱营(USAG Humphreys)
  • 第4区(Area IV):大邱基地(USAG Daegu)
  • 第5区(Area V):乌山空军基地(Osan AB)
  • 第6区(Area VI):群山空军基地(Kunsan AB)
首尔市区的龙山基地及不远处的首尔塔 首尔市区的龙山基地及不远处的首尔塔

驻韩美军法律地位

编辑
驻韩美军法律地位分成四阶段。
  • 1945年9月~1948年8月
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分分彩不给提现(USAMGIK)统治下,美国法律几乎就是韩国法律。美军担任一切法庭审判,就连韩国人都要在英语法庭受审。
  • 1948年8月~1949年6月
大韩民国政府成立后,美军亦逐步撤离,只有订立“过渡期暂定军事安全行政协定细则”。对美军行政人员、军人、眷属都有明显偏袒,可以说是不平等条约
  • 1950年7月~1967年2月
朝鲜战争初期缔结的大田协定韩国同意美军有治外法权不审判美军军人在韩的犯罪行动,而交由美国审判。1953年7月美韩共同防御协定后也曾检讨该条约存废,因为很多美军犯罪实际没有得到惩处。
  • 1967年2月~现在
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生效,大田协定形式上加入自动放弃条文。使得韩国对美军犯罪恢复了名义上审判权。

驻韩美军韩国反美情绪

编辑
在韩国,存在有反美军的情绪,其中主因是美军驻韩的费用相当大,韩国纳税人负担替美国供养军队(2007年韩国负担率达42%)。且1993年后规定韩国平时单独行使作战权,但是战时依然要与美国联军等于要交出指挥权。分分彩不给提现作战权等于是军队的主权,所以很多人认为韩国的韩美联合军司令部有主权侵害的象征。而且韩国政府把朝鲜38度军事分界线附近广大土地都借给美军全权使用、美军基地周边住民为补偿金问题也常发生纠纷,而基地占去的用地往往也对蔓延中的城市构成发展上的障碍。这些都是反美情绪的温床。
驻韩美军的卖淫禁止公告 驻韩美军的卖淫禁止公告
1999年9月29日,AP通信报报导朝鲜战争分分彩不给提现中,美军于1950年7月虐杀韩国平民的老斤里事件。
2002年6月13日,美国陆军第二步兵师的工兵队一辆装甲车在京畿道杨州郡碾死两名中学女生 [7]  ,使反美情绪达到高峰。
现在进行中的驻韩美军重编的基础是“美韩联合土地管理计划”(LPP;Land Partnership Plan)目的就是减低反美情绪。处理美军基地周边的摩擦事故有一明文基础避免人治高于法治。

驻韩美军作战计划

编辑
美军有许多已公开的应变性作战计划因应朝鲜可能的行动。有许多因应国际情势改变的计划细节已经废弃或是更改。
  • 作战计划5026:朝鲜核问题后1990年代想定的作战。偷袭朝鲜核武设施的作战。
  • 作战计划5027:朝鲜全面进攻韩国时的联合作战防卫想定。(最后以暂时后退保存实力等待反击和援军作为主体构想。) [8] 
  • 作战计划5028:细节不明。
  • 作战计划5029:1999年立案。以朝鲜内乱时想定的介入方案。
  • 作战计划5030:2003年立案。以军事介入为前提的事前谍报工作作战。

驻韩美军历任司令

编辑
照片姓名军衔任期开始任期结束
乔治·戴克
(George Decker)
陆军上将1957年7月1日1959年6月30日
卡特·麦格鲁德
(Carter B. Magruder)
陆军上将1959年7月1日1961年6月30日
盖·梅洛伊
(Guy S. Meloy)
陆军上将1961年7月1日1963年7月31日
汉密尔顿·豪泽
(Hamilton H. Howze)
陆军上将1963年8月1日1965年6月15日
德怀特·比其
(Dwight E. Beach)
陆军上将1965年6月16日1966年8月31日
查尔斯·邦尼斯蒂尔三世
  (Charles H. Bonesteel III)
陆军上将1966年9月1日1969年9月30日
约翰·麦克利斯
(John H. Michaelis)
陆军上将1969年10月1日1972年8月31日
唐纳德·贝奈
(Donald V. Bennett)
陆军上将1972年9月1日1973年7月31日
理查德·史迪威
(Richard G. Stilwell)
陆军上将1973年8月1日1976年10月8日
1978年11月7日起驻韩美军司令兼任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官
约翰·维西
(John W. Vessey)
陆军上将1976年10月8日1979年7月10日
(John A. Wickham, Jr.)
陆军上将1979年7月10日1982年6月4日
罗伯特·森纳瓦德
  (Robert W. Sennewald)
陆军上将1982年6月4日1984年6月1日
威廉·利弗西
  (William J. Livsey)
陆军上将1984年6月1日1987年6月25日
路易斯·梅尼特里
  (Louis C. Menetrey)
陆军上将1987年6月25日1990年6月26日
罗伯特·里斯卡西
  (Robert W. RisCassi)
陆军上将1990年6月26日1993年6月15日
盖瑞·路克
  (Gary E. Luck)
陆军上将1993年6月15日1996年7月9日
约翰·提拉立
  (John H. Tilelli)
陆军上将1996年7月9日1999年12月9日
托马斯·施瓦茨
  (Thomas A. Schwartz)
陆军上将1999年12月9日2002年5月1日
利昂·拉波特
(Leon J. LaPorte)
陆军上将2002年5月1日2006年2月3日
波维尔·贝尔
(B. B. Bell)
陆军上将2006年2月3日2008年6月3日
(Walter "Skip" Sharp)
陆军上将2008年6月3日2011年7月14日
詹姆斯·瑟曼
(James D. Thurman)
陆军上将2011年7月14日2013年10月2日
柯帝士·斯卡帕罗
(Curtis M. Scaparrotti)
陆军上将2013年10月2日2016年3月
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
文森特·布鲁克斯陆军上将2016年3月 [9]  2018年11月7日
新任 新任
罗伯特.艾布拉姆斯陆军上将2018年11月8日 [10] 

驻韩美军相关信息

编辑
2018年11月23日,据《南华早报》报道,美国司法部指控3家韩国公司操纵投标,从美国军方手中榨取超过1亿美元。
《南华早报(SCMP)》称,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韩国双龙炼油(S-Oil Corp)、现代石油银行(Hyundai Oilbank)和石化公司Jier Shin Korea三家公司共同参与操纵了投标计划,通过对商品和服务暗中加收费用,导致美国军方多花了超过1亿美元。
知情人士透露,一共有六家公司在俄亥俄州美国联邦法院(US federal court)提交的文件中被起诉。报道认为,这些韩国石油公司可能串通一气,向美国国防部索要费用虚高的燃油费。
上个月,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与另外三家被点名的公司达成和解,分别是SK能源、GS Caltex(持有跨国能源公司雪佛龙50%股份)以及韩进运输(Hanjin Transportation)。
报道称,这三家公司同意支付2.36亿美元的罚款以及民事损害赔偿。
司法部估计,投标操纵发生在2005-2016年之间,美国政府采购数据网站《GovTribe》显示,2008年到2013年间,美国驻韩国军事基地的燃料销售商主要是双龙炼油、GS Caltex、SK能源、韩进运输、现代石油银行和Jier Shin Korea。 [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战争 军事